白色黑桃_

请戳开↓↓↓
这里是一个不会画人的写手
万年拖更,喜欢开坑不填
喜欢原创,但是没人看
微博:@白色黑桃_黑猫
谢谢戳开♡

星球少女 003

# 改黑历史真麻烦

# 感谢观看❤


时间飞快地过去,五月过去,六月到来,也意味着这个学期即将结束,期末考即将到来。

所以,班级里免不了发生这样的情景。

“啊——又要做试卷——”教室内怨声连连。

因为临近期末的原因,所以基本上每天都有几张试卷,周末是更是多达十张,导致星班每天都会发出类似的怨念。当然,发出怨念的并不包括那些学霸们,比如说我们的玄晗和玄歌。

“我不想做试卷啊——”雨棠趴在桌子上,胳膊底下垫着一叠叠语文、英语、科学等学科的试卷,“玄晗晗,救救我吧~”

“不救。”玄晗果断地回绝,手中的笔不停,在试卷上滑动,发出“沙沙”的声音。

“我劝你还是赶紧写吧,姐姐她自己都还没写完呢。”玄歌对雨棠道。

“呜......为什么我没有和玄晗晗或者玄歌歌一样的技能啊嗷......”雨棠趴在桌子上,委屈地写着试卷,“不听课也学霸和刷卷小能手什么的太作弊了啊......”

“万物都是遗传......”一旁的茗丝幽幽地冒出一句。这几天茗丝因为作业太多所以没怎么睡好觉,眼睛边上突地冒出一圈黑眼圈。她的成绩只算是在班级中上游,而且她还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,所以受不了这般严重的“作业轰炸”。

你问我成绩也在班级中上游的雨棠?人的潜力都是被逼出来的,再说她本来就是作业经常赶到晚上做的,所以已经习惯了,只是会抱怨几句而已。

于是这一天就在那疯狂的“作业轰炸”下熬了过去。

 

“嗷呜——终于放学啦——”雨棠背着书包走出校门,欢呼道。

“Bye.”玄晗对坐上车的茗丝道。

“Bye~”茗丝回道。

“茗丝明天见哦~”雨棠挥挥手,道。

“明天见。”茗丝笑着道,然后关上车门,扬长而去。

雨棠和玄晗、玄歌顺路,所以一起走。

到了白鹿高级住宅区的门口,雨棠不得不和玄晗与玄歌公告别。

“玄晗晗玄歌歌再见~”雨棠对玄晗和玄歌道。

“再见。”玄晗浅笑着挥挥手。

“再见。”玄歌笑容不减。

雨棠蹦蹦跳跳地走进住宅区,玄晗和玄歌则是慢悠悠地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

雨棠哼着歌,蹦蹦跳跳地走在小道上。

走着,雨棠的视野里突然出现一团米白色。她加快脚步,走进那团米白。

“唔,这是什么?垂耳兔?长得有点像玄晗晗以前画过的诶!”雨棠蹲下来,看着这只白色的垂耳兔,“受伤了!算了,我先带你回去帮你包扎,然后你就归我了!”

雨棠抱起垂耳兔,向一栋高大楼房走去。

坐上电梯,雨棠按下“8”的圆形按键,对着垂耳兔自言自语道:“既然我要养你,那么一定要给你取个名字。Emmm......”雨棠陷入了沉思。

雨棠决定寻求玄晗的帮助,她打算一会儿微信问问玄晗。

很快就到了8层。

雨棠打开门,换上拖鞋,将垂耳兔放在客厅的茶几上,把书包放下后从餐厅的储物柜里拿出一个白色的医药箱,仔细地给垂耳兔包扎。

 

玄晗以及玄歌的别墅内。

“鸽子,你要出去散步吗?”玄晗对走向卧室的玄歌问。

“姐姐去吧,我不想去。”玄歌摇摇头,走进卧室。

“嗯,那我一会儿就回来。”玄晗坐在门口的椅子上,换上鞋,推开门走了出去。

玄歌坐在靠窗的书桌边,手指在面前的笔记本键盘上敲击着。

突地,空中坠下一团白色,落在窗台上。

“嗯?这是什么?鸽子?”玄歌托起卧室窗口上折了翅膀白羽微微颤抖的鸽子,“脚上还有一封信?唔......不管了,先帮你包扎好了。”

她走出卧室,从吧台旁的柜子里取出一个白色的医药箱,仔细地为白鸽包扎着。

 

玄晗慢悠悠地走在一条步行街上。

“没几天就要暑假了呢......说好了一起要去海边玩来着的,可是好像之前的泳衣穿不上了?要不要今天买呢?”玄晗碎碎念着,走在人来人往的步行街上,静漠的样子与这个喧哗的世界有些格格不入。

突地,她的眼中出现一抹银白。她加快脚步,走上前去。

“狐狸?还是白的?雪狐?”玄晗蹲下,戳了戳受伤的雪狐,见它微微颤抖,轻轻抱起,“喂,狐狸,我帮你治好,但以后你就是我的了,明白了吗?”

说完,她带着雪狐,走回了家。

“小鸽子,帮我把医药箱拿出来。”玄晗踏入家门,换上拖鞋,对里面道。

“姐姐?”玄歌拿来医药箱,看着玄晗手中的雪狐,微微歪头,疑惑地道。

“路上看见了这只受伤的雪狐,就带回来了。”玄晗简短地解释道,接过医药箱,放在茶几上,认真仔细地包扎起来。

玄歌仍然有些疑惑,她知道,姐姐不是那么善良的人,不会随随便便就会带回来受伤的小动物。

“姐姐,你要养它?”玄歌问道。

“嗯。”玄晗解释道,“它很漂亮,而且是只狐狸。”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养它,不过脑子里仿佛有一个声音让她收养这只雪狐,既然自己的大脑都说了,那就收养它好了,反正它这么好看,自己也不吃亏。

玄歌低下头盯着雪狐看了一会儿,抬起头对玄晗道:“姐姐,又有一只受伤的鸽子掉在我们房间的窗台上了。”

“你也可以养啊。”玄晗微微一笑,道,“这样就一人一只了。”

“鸽子是腿上还绑着一封信。”玄歌继续道。

“信?你看了吗?”玄晗抬起头,问。

“看了,不过那好像不是我们国家的语言。”玄歌道。

“那就先不要管它好了。”玄晗又补充了一句,“不过记得放好,也许是很重要的东西呢。”

“姐姐,还有一件事。”玄歌继续道。

“嗯?”玄晗问。

“之前母上和父上给我发了一条微信,说是他们要出差一年,让我们自己生活。”玄歌拿出手机,点开微信,找到那条信息给玄晗看。

“嗯......这样的话,也没有什么关系吧。”玄晗想了想,道。

“对了,还有就是,母上和父上说给我们雇佣了一个保姆,估计一会儿就到。”玄歌道。

“那也行。”玄晗道,“话说要养宠物的话,是不是还要买鸟笼、鸟食什么的。”

“还要取名字。”玄歌又想起了什么,道,“姐姐,你养的那只是狐狸吧,狐狸要买什么窝,吃什么东西呢?”

玄晗:Hmmm

 

茗丝别墅。

茗丝翻着书包,发现似乎少了什么。她走去门口,对还未离去的司机道:“李叔,送我去学校。”

李叔也不问什么,默默地走出别墅,然后把车开到门口。茗丝坐上车,李叔轻门熟路地开去了学校。

很快到了学校,茗丝下车,独自走进学校拿东西。

取回作业,茗丝从小树林经过,不经意间听见了几声猫叫。

猫叫很弱,很细小,听上去好像有点儿不对劲。

茗丝循着叫声走进小树林。

没走多久,她便发现了一只小猫。小猫趴在草地上,毛发又脏又乱,还沾上了血迹。

茗丝抱起小猫就是一个百米冲刺,快步走向校园。

“李叔,去陈兽医那儿。”茗丝坐上车,吩咐道。

“好咧。”李叔从后视镜里看见了茗丝怀里的猫,问道,“小姐,这猫是?”

“在学校捡到的,看它受伤了就带回来了。”茗丝不想多说什么,她知道自己不会善良到看见一只流浪猫就带回家,可她不知是怎么了,一看见这只猫,脑子里就回荡着一个声音,收养它,快收养它。她晃了晃脑袋,仔细打量着怀里这只漂亮的猫。

米色的短毛,耳尖、尾尖以及足尖渐变出一种森系的浅绿色,漂亮的金色眸子虚弱地半闭着,耳朵耷拉着,尾巴也垂下了,轻轻地晃动着。

“这么可爱的一只猫,又有谁会抛弃呢?”茗丝摸摸怀中的猫,轻叹一句。

评论
热度 ( 2 )

© 白色黑桃_ | Powered by LOFTER